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綜合新聞

打穩“鐵算盤” 守好“錢袋子”

——太原市財政局預算評審中心霍兆萌訪談錄

來源:太原日報 作者:張志攀 2019年06月12日 18:21

  人物名片:

  霍兆萌,35歲,中共預備黨員,太原市財政局預算評審中心評審三科副科長。他入職以來一直在評審一線工作,先后參與評審了南內環街快速化改造、和平公園建設、太原南站商業區建設、太原市綜合性教育示范基地建設等重點工程;他還帶領小組開展了教師培訓及教研課改專項資金績效評價、強戒所辦案費績效評價、太原市科技專項資金績效評價等工作,真正做到了為政府財政把關,精打細算每一分錢。

  六七個“排隊”等待評審的項目資料,在太原市財政局預算評審中心評審三科副科長霍兆萌的案頭堆成了山。就說正在進行評審的和平公園項目,評審資料摞起來足足半人高,翻開資料,竣工圖紙、招投標文件、簽證資料、結算清單等都需要他抽絲剝繭,一一審核其真實性、合理性。

  “您先坐,我把這頁簽證單看完咱們再聊。”埋在“小山”里的霍兆萌,探出頭和記者簡單打了個招呼。

  奉獻——“愛是一盞燈,用奉獻點亮它,夢想之帆就能遠航!心是一扇窗,用責任打開它,就能透進燦爛的陽光!” (摘自霍兆萌工作日志)

  財政評審工作難,難在評審任務重。財政評審工作者常常面臨“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狀態,霍兆萌的一天就是從左手看圖紙,右手劃鼠標開始的。

  “近幾年太原城市建設飛速發展,重點工程和民生工程一項接著一項,每條道路、每所學校、每座公園,還有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哪里有政府建設工地,哪里就有我們評審人的身影。每年10月開始一直到年底,工作就更加忙碌,辦公桌上資料翻番,辦公室里從早到晚來核對的人絡繹不絕,去現場踏勘的次數更是數不清。忙起來一上午連水也不敢喝,怕上廁所耽誤時間,吃飯也只是在辦公桌前隨便叼一口。為了加快評審進度一連幾天住在單位也是常事。”霍兆萌拿起那杯涼白開灌了一大口,“在忙碌間隙,我習慣望向窗外,當我看到車輛穿梭在一條條筆直的馬路上,一棟棟高樓鱗次櫛比,一座座公園不斷出現在百姓身邊,我就立刻會滿血復活!”出生在“五四”青年節的霍兆萌,身上充滿正能量,對于他而言奉獻是工作性質所在,職責使然。

  評審項目是一個需要豐富專業知識和奉獻精神的工作。為了盡快熟悉和全面掌握評審工作,畢業于長安大學土木工程專業的霍兆萌,上班伊始就又進入新一輪的學習。平時,他跟著同事們一起看圖紙,哪怕不是他的評審項目都會湊到旁邊,聽同事們說圖紙上的問題。他還特意拜了一位資歷很深的同事當師傅,一遇到難題就虛心求教,科室里很快形成了傳幫帶的良好氛圍。白天忙碌的工作過后,晚上霍兆萌還報了工程造價專業輔導班,風雨無阻,學了整整一年,勤奮的他很快從新人中脫穎而出,具備了獨立評審項目的能力。

  回憶起他接手的第一個評審項目“太原市11個公園無障礙設施改造工程”,霍兆萌至今記憶猶新:“我當時的心情特別忐忑,生怕自己的失誤給國家財政造成損失。除了工作日去踏勘現場,我還利用周六日把迎澤公園、玉門河公園等十幾個公園又跑了個遍,挨個把無障礙坡道,無障礙衛生間精準測量。周末公園里游客特別多,游人們投來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鉆進廁所就不出來,推著測距輪、拿著激光測距儀在墻上地上直比劃。”霍兆萌說到這里笑出了聲,“每次踏勘完現場,都是一頭灰,滿身土,回來在自來水管上一沖,就又一頭扎進資料里。當我圓滿完成了第一個評審任務時、當我每到一座公園看到老人孩子開心的笑容時,從頭到腳充滿了自豪感和成就感,從那以后我真正愛上評審事業,明白了奉獻背后自己也收獲了太多太多。”

  說起兒子,霍兆萌完全不像介紹評審項目時那么胸有成竹,好像在說“別人家孩子”。“兒子出生時,我不在跟前,當時正在忙績效評價工作,沒能陪產,也沒聽到孩子的第一聲啼哭,當時只是在視頻里看見了小家伙剛出生時的模樣。每天天剛放亮,我就要把熟睡的孩子包裹好,送到照看孩子的阿姨家里,一天到晚他吃了啥玩了啥我都不知道。記得有一次,我去市圖書館踏勘項目現場,那天正巧是周日。在測量少兒閱覽室地面時,我看到一位父親陪著孩子讀書,父子倆相依相伴特別溫馨,可我的孩子卻從沒得到過這種陪伴……”說到這,霍兆萌頓住了,眼睛一下就紅了,“因為工作的原因我錯過很多與孩子相處的機會,加班的時候,電話響起,話筒里傳來稚嫩的聲音‘爸爸,你在干嘛?我該睡覺了!’我只能回答‘爸爸在做算術題,得算對了才能回家哦。’我想用我對工作的態度和成績,教會孩子做人的道理,教會他從小要有責任感,教會他對生活的熱愛!”

  原則——“財政評審就是要擠掉政府建設工程的‘水分’,審出合理投資,為政府節約真金白銀,這是財政評審人的原則。” (摘自霍兆萌工作日志)

  財政評審工作難,難在利益訴求多。面對利益,一些評審對象不理解,認為財政評審是“找問題”的部門,是存心和他們“過不去”,拒絕配合、拍桌打椅、堵門鬧事甚至人身威脅等現象時有發生;對此,霍兆萌始終以納稅人和政府利益為重,堅持原則,認真履責。

  “項目開工前是預算審核,審核項目預計投資金額;項目建設中,要經常去項目現場進行過程跟蹤,審核該項目進度款;項目完成后進現場踏勘結合竣工圖紙及現場簽證單等資料,據實評審工程量。用國家財政部領導的話說‘我們是政府財政的大管家,要當‘鐵公雞’,不該花的錢一毛不拔;也要打好‘鐵算盤’,守好‘錢袋子’,該花的錢要花好,花在刀刃上’。”手持“鐵算盤”的霍兆萌,坦言自己在工作崗位上就是“鐵公雞”,而且要名副其實、徹頭徹尾。

  在霍兆萌的評審項目中,有很多是市政道路建設和公園場館建設,這其中涉及很多建筑用料的用量和價格問題,尤其是石材用量很大,但質量和價格參差不齊,在財政預算評審中堅持原則成為扎緊政府“錢袋子”的一把鎖。

  為了準確掌握公園坡道、各場館所用不同質地石材的不同價格,霍兆萌常常背著個大書包,騎著自行車就上路了。他把全市的各大建材市場跑了個遍,進行了細致入微的詢價。在康培石材城,霍兆萌把里面的商家挨個轉了個遍,石材廠商的名片把書包塞得滿滿的。每張名片背后,他都記著石材的規格和價格,回到單位后,把這些數據進行整理分析,制成全市石材種類價格目錄單,做到心中有數。在工程項目審計核對過程中,施工方報價過高的材料價格和虛報的工程量都被霍兆萌一一核減掉,對方驚異于霍兆萌對建筑材料的通曉:“小霍啊,這是給你家在搞裝修嗎?一分一厘你算得門兒清,這么斗智斗勇至于嗎?”“政府工程不是‘唐僧肉’,護送唐僧取經的擔子我得擔!”由于霍兆萌的評審工作科學專業,施工方只能心悅誠服地接受。

  服務——“我的故事,哪怕再平凡,也是這個時代的故事。我的力量,哪怕再微小,也是推動時代進步的力量。” (摘自霍兆萌工作日志)

  2016年夏,霍兆萌接手了一個荒灘治理的評審任務,因為該項目涉及農田耕地,關系到老百姓的生存問題,他不敢有一絲懈怠。為了提前完成評審,他獨自一人驅車前往評審地婁煩縣米峪鎮。誰知剛上路沒多久便下起大雨,在雨中顛簸了兩個多小時,到達現場后雨居然越下越大,他走得急沒有帶傘,如果雨停了再開始測量還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勢必會影響評審進度。于是霍兆萌從車上找到一條毛巾扎在頭上,沖入雨中開始了工作。夜幕低垂,暴雨如注,霍兆萌全身濕透,雙腿像灌了鉛般沉重,看著一行行準確的數據,想著眼前這片荒灘不久后就能變成一片農田,百姓也將因此受益,頓時覺得再累也值。

  財政評審工作難在時間緊、任務重、服務要求高。他們被視作“萬能中心”,項目無論重點與否都要求快審,面對服務對象的訴求,霍兆萌選擇用優質主動的服務作答。近幾年,他帶領評價小組圓滿地完成了教師培訓及教研課改經費、強制戒毒所辦案經費、科技專項資金及文化產業資金等項目的績效評價工作,走遍了太原的大街小巷。評價過程中他不僅從技術上制定指標,而且還充當起績效工作的宣講者,為的是讓更多資金使用單位和更多的老百姓了解和支持財政評審工作。

  財政評審作為財政管理的重要環節,面臨新形勢和更高的要求。身處財政預算改革前沿的霍兆萌,作為一名新黨員,背負新使命,精打細算每一分錢,用青春服務財政,服務人民,是熱愛,更是責任。

(責編:張凱)
菠菜手机客户端送彩金 金沙县| 青海省| 财经| 巨鹿县| 白水县| 八宿县| 呈贡县| 福建省| 繁昌县| 新密市| 佛坪县| 台州市| 遂宁市| 阿勒泰市| 寿宁县| 勃利县| 聂拉木县| 固安县| 峡江县| 义乌市| 阿拉善左旗| 宝坻区| 亳州市| 葵青区| 通海县| 濉溪县| 恭城| 湖州市| 辉县市| 柘城县| 台安县| 年辖:市辖区| 历史| 屏山县| 綦江县| 陵水| 深水埗区| 麟游县| 柳江县| 房山区| 息烽县| 民权县| 贵定县| 洛扎县| 通化县| 丹棱县| 昌江| 长宁县| 阜平县| 莲花县| 思南县| 北票市| 巴楚县| 蚌埠市| 吴桥县| 都昌县| 象山县| 西昌市| 宜昌市| 道孚县| 海南省| 巫山县| 肇源县| 巧家县| 晋中市| 民丰县| 西安市| 波密县| 黄平县| 黔西| 徐汇区| 安化县| 惠东县| 闵行区| 齐齐哈尔市| 秦安县| 铅山县| 伊宁市| 巨鹿县| 榆树市| 武平县| 开鲁县| 美姑县| 巫山县| 普宁市| 扶余县| 白沙| 永济市| 林甸县| 隆昌县| 刚察县| 通州区| 余姚市| 定边县| 理塘县| 湘阴县| 色达县| 吉首市| 滦平县| 沙湾县| 泰安市| 广元市| 瓦房店市| 泾川县| 包头市| 崇阳县| 原平市| 伊春市| 怀化市| 玛多县| 内黄县| 孟津县| 吉水县| 哈巴河县| 鸡西市| 雷州市| 贡山| 琼海市| 邵阳县| 望谟县| 扬中市| 泰兴市| 舞阳县| 樟树市| 石河子市| 扎赉特旗| 武川县| 玛曲县| 海门市| 临猗县| 宜良县| 松原市| 都江堰市| 泗水县| 体育| 河津市| 江西省|